首页/栏目/内容头部广告位(手机)
  • 回头无岸

    一 吃过早饭,张诚怀着沉重的心情,手里提溜着一嘟噜蜂王乳晶和麦乳精,匆匆忙忙向小镇上的医院走去。 其实,王老师遭人暗算的消息,他是一大早才听文斌说的。 当时,他被惊得目瞪口呆,愣怔了好一会,才慢慢反应过来。文斌说,王老师夜半上厕所时,背后地里突然飞来半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不差钱的房东

    第一节 “房东,我们有可能住的时间不长,您愿意不?”两位20多岁的年轻人难为情的地对房东说。 “没事,住多长时间都行,我们又不差钱,我家好几套房子呢。”房东满不在乎答道。听到这话,两位年轻人轻松了很多。 “那行房东,我们就签合同吧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老Q外传

    你看,老Q那副模样近乎滑稽:小小的脑袋,瘦瘦的脸,只要一笑就变成了一个小核桃,那模样就差鼻子上的一个小红点了。最不顺眼的,还是他那副打扮:一条早已过时了的军绿色“高提腿”裤子穿着,套着一双解放鞋。哦,一副丑陋的寒酸相! 当然,“老Q”这个词是同事们从鲁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美爷爷

    美爷爷是我老家的邻居。美爷爷的父母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,他也只有一个儿子,算是两代单传,在我的记忆中,那时他全家都是硬劳动力,在队里算是比较富的,有三正两偏五间大土坯房,只不过正房顶上盖的是瓦,而偏房盖的是薄清石板,二十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每到年终队里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文字里的生活

    一 我奋斗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洋洋洒洒地堆彻出来几十万个方块字,并让其在无数个纸媒和网媒间转了一个圆圆的大圈,又毫发无损地回到了我的温暖怀抱。 毫不吝啬地将文稿化为灰烬后,重新无数个日日夜夜,再装进一大沓子快件袋里,快递来了个上门,我感动地说了声:“麻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拐角不是春

    打着雨伞站在村口的汽车站点,朦朦不时抬起左手看着手表,心里焦急万分。“哎!五天前就买好了返程火车票,为了躲开客流高峰早点回校,没想到今天老天这么不做美,一大早就下起了大雨,朦朦此时的心别提有多郁闷了。穷地方,等个车还这么难!以后学校放假再也不回来糟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偷书

    一、 放暑假了,孩子们如出笼的小鸟,叽叽喳喳地在村子里飞来飞去,鼻子、眼睛、眉毛都笑开了花儿,孩子们就连睡觉都在折跟头打把式带撒欢。 已经是晌午了,在村子东侧小土丘的草地上,梳着小帽盔头型,穿着花衣裳的妞妞正蹲在地上观察蚂蚁,她用一只小手拄着下巴出神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发生在地铁口周边的故事

    为了让我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能活得尊严,请原谅我略去他们的名姓。 ——前言 电视台报道:地铁口三号线一带,最近有不良人员组织并利用未成年人向行人讨要。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并重视。 三号线地铁口前,有一个流动的面包摊,每天天亮前赶着上班的人流过来,又赶...

  • 山鸡·豆腐·小美女

    炎夏的阳光明媚的让人不知如何是好,温暖的让人突然感到这个地球即将变成大火炉。 地心火或许在熊熊燃烧,三个小时后,热能将穿透厚厚的地壳而爆发,炽热的的岩浆挟裹着树木杂草和滚滚浓烟将会直冲霄汉。这个无关紧要,在地球毁灭之前,人该干什么干什么。 时钟刚敲过...

  • 狼心狗肺

    一 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工作队进村的第三天,就碰上了一个难题:狼。狼把毛大勇和毛丽香的儿子叼走了。 虽说毛家窝棚村四周围全都是山,山连着山,林子连着林子。但山都是土包包堆起来似的矮矮的山,林子不是矮矮的榛柴棵子就是一片一片的杂树林,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山峻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1 吱吱吱,一阵接着一阵的蓝色电流,像没有方向的箭头一样,从铁床的四周流动铺开,并沿着铁管向我的手指尖一寸寸地接近,最后集中在我的手掌心上,居然会以放电的方式闪现出一团接一团耀眼的火花。 看样子,你还是不说?那个穿一身黑衣服却一直没露过面孔的男人,昂着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线人

    (一) 岁末,子夜。夜色中的山城,华灯阑珊,妩媚动人。然而,在李辉看来,这一切都不属于自己。他站在高高的紫云山上,一任寒风刺骨。他焦灼地看了看手机,心想,战友刘海波怎么还没到呢?我可是第一次求他办事呀! 李辉开始懊恼起来,懊恼自己的运气真背──刹车管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城里来的妹子

    1 程野驾驶着摩托车从加油站回来,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两个打扮入时的妹子,还有两个大大的旅行箱,不用看旅行箱,看这一身妆扮,两个妹子就不是山里人,母亲正陪着两个女孩子闲聊。 程野停下摩托车,走到三人面前,问道:“妈,咋回事?” “这两个孩子是从外地来的,要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血色月光

    克先在磨着一把马刀。这把马刀长约三尺,宽约五公分,由镔铁打成,是榆木做成的手柄,重达十几斤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。克先肩膀一耸一耸地磨着,磨刀石发出恐怖的呲呲声,好似血在空中呲呲地流着。 哥哥克银在背后轻轻地喊道,快点!磨快点!天就要黑了。克银向西边望去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记起当年下岗的那段日子

    1 1991年寒冬,厂部突然宣布限产,富余人员一律拿60%的工资下岗。厂子什么时候好起来了,就什么时候再通知上班。一个近千名职工的市属针织厂,谁是富余的?谁又是地球上少了谁就不转了? 这一天上午刚上班,厂劳资科刘科长把下岗指标分发到各个车间、科室,并向工人们...

  • 飘浮的良知

    洋河流域,弯弯曲曲贯穿数个乡镇,最终归口沅水河流。电坝拉通了接口处几十公里的弯曲河道,建起了排涝、灌溉多项综合利用的电站。根治了祸害沿岸农田的局面。在那艰苦的年代,共产党人以良知为人民树立了丰碑。 一 东阳知道昨晚派出所有行动,担心老田出事,早餐后匆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愿望

    刘金芳跟丈夫李金河都是残疾人,靠吃低保生活。刘金芳的娘家,只有父亲了,母亲去年走了,跟父母一直在一起生活。原本,她的父母还都能照顾她和丈夫的一般生活。母亲一走,父亲刘成的身体一下子垮下来了,刘成不但照顾不了女儿女婿,连自己几乎也照顾不了了。 刘金芳有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“苍蝇”

    市农机站王书记一惯精明,几十年来以能说、会道、巧来事,著称全行业、全系统,具有极强的思唯和应变能力。 ?近期“打虎拍蝇”的大势,实在让那些包括王书记在内的馋了几十年的官嘴嘴、白腿腿们,有股说不出、难释放的憋屈感、郁闷感。 ?在周一的单位例席会散后,王书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平衡

    榆琳市委、市政府的住宅小区并不像贾平凹小说里形容的那样豪华。但楼群座北朝南的可谓是天天有事非,有事听说嘴。 ?小区门口是路边花园、公园、抑或叫广场都可以,算是多功能场所。 ?小区马路对面不远处是生活综合市场,而路旁不乏常年有卖水果、凉皮、针织小百货等小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两个精神病

    “我是大魔王,你是小鬼!快起来,叩拜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力度

    赵某是地头蛇,村子里的人都怕他。赵某寻讯滋事找茬与李某打架,赵某两手掐腰:“就打你了,你能怎的?有能耐你去告啊...

    美文网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暗夜

    没有月亮的夜,硬梆梆的。瑟瑟的秋风百无聊赖地踢着一个空易拉罐,咣铛铛的声响刺进夜色。一个喝醉的男人高一脚、低一脚走在回家的路上,上楼,开门,悄悄地脱掉了衣服,轻轻地躺在床边,从女人的枕上传来了啜泣声…… 男人:“还没睡?” 女人:“还知道回来啊?几点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刘老板与特朗普

    刘家塬村被子周县人民政府,选定为县域南部五个乡镇中唯一的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。 据红头文件表述,四米五宽、十公分厚的水泥公路,连接大道直通到各家各户的大门口,并要求公路两边高垒像西安城墙一样的灰色凹凸曼墙。墙外要栽上整齐划一的松柏树,树间五米大的范围内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暧昧事件

    你的车里已经坐着别的女人,而我此刻也坐在别人的车上。 ——题记 1、王浩与顾晓萌 年轻的顾晓萌在出门之前接了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并非来自她的男友,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。这个电话令顾晓萌有一种全新的感觉,这种感觉并不只是来自新鲜的刺激,还有种莫名的兴奋。 顾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  • 大都市文明背后

    北东省籍贯的吴伟志、冷克吉、孙占亭,大学毕业后来津海市寻求发展。两个多月了,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。他们都是金融专业,这类毕业生遍地都是了。 这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,晚上七点多钟,他们在一家马路餐馆吃饱了饭喝足了酒,这就要回合租屋休息。他们三人走着,一...

    好文章2020-10-190浏览量短篇小说

服务热线

4001-123-456

功能和特性

价格和优惠

获取内部资料

微信服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