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/栏目/内容头部广告位(手机)

巴金谈写作

好文章 2020-10-19 17:30:10 浏览量

内容头部广告位(手机)

  别人说我坚强,其实我脆弱,或者有时软弱。
  
  我写任何作品,我只顾照自己的想法写下去,写了又写。我下笔之前从来没有想好完整的,不会变更的小说情节,我是边写边想的。生活是创作的唯一的泉源,我写我熟悉的生活,我活着总是希望对我生活的社会有所作为,有所贡献。作家要是不能完成自己的职责,他的作品对社会起不了好的作用,读者就会抛弃他。
  
  一部作品给送到读者手里中,总要经过社会教育、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三道关口。
  
  有人说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未免把我们抬得太高了,一个作家、一个作品能起到什么作用?
  
  作家并不是高高在上,像捏面人似地把读者的灵魂捏来捏去。作家为读者服务,至少不该贩卖假货。文学事业的发展离不开物质文明的建设。我们有句古话“衣食足,而后礼义兴”。崇高的理想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,坐在达摩克力斯宝剑下,胆战心惊过日子,产生不了伟大作品。
  
  我写斯文扫地的社会,在其中知识分子受罪,知识受践踏,金钱是唯一发光的宝物。在那个社会,秦始皇、满清皇帝、希特勒一类的鬼魅常常出现,知识分子是给踏在他们脚下的贱民。谁不曾胆战心惊地度过那漫长的、可怕的“寒夜”?
  
  这些年我养成了一种习惯,沉默地观察人。我听人讲话,常常看他的动作,揣摩他的心思,回忆他以前讲过的话,再把它们用他现在讲的联系起来,我便得出结论:假话多余真话。根据我的经验越是好听的话,越是漂亮的话越不可信,话越讲得漂亮,越是需要事实作证。讲真话需要多么高昂的代价。

内容底部广告位(手机)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服务热线

4001-123-456

功能和特性

价格和优惠

获取内部资料

微信服务号